遊蹤新推介

紫竹林探遺跡紫竹林探遺跡 6/6/2021 - 天晴

沈思先生編校、黃佩佳前輩的《新界風土名勝大觀》中,曾描述1930年代在觀音山下的幾所寺院庵堂,除了凌雲寺和圓通菴尚在,始建於1927年的紫竹林,早已荒棄,但原來遺跡尚存於山野。建築物已完全塌毀消失,但正門的紫竹林石匾和石對聯雖已倒下,卻仍躺於昔日堂前,為古蹟留痕。再往前是幾道石砌高牆,部份雖已破損,但尚屹立,印證昔日紫竹林的規模,和書中以下的介紹,可互為比較。《新界風土名勝大觀》:「樓建三楹,自下面上,各漸高立,若階次然,左右列植修竹,幽篁清趣…正門顏「紫竹林」,聯曰:「松下剪雲縫鶴氅,花間滴露寫鵝經」,對望為蓮池,進內為觀音殿、三清殿等…」

白馬咀三星遊 28/5/2021 - 天晴

白馬咀三星遊炎炎夏日,到麻籃笏半島短遊,先走白馬咀,欣賞藍天白雲的海岸,然後輕走至三星灣,欣賞泊滿各式遊艇的海灣,並在沙灘感受弄潮的樂趣,之後也懶得走回頭路,索性跳上街渡直達白沙灣。

閒遊薄扶林引水道閒遊薄扶林引水道 24/5/2021 - 天晴轉下雨

建於1876/77年間的薄扶林引水道,從薄扶林水塘引水至維城,為香港開埠後的早期水務設施。經過近150年的城市發展,這古老石板引水道尚在,除了香港大學和瑪麗醫院一帶因發展而隱沒消失外,其餘由瑪麗醫院至現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的一段,已名為碧珊徑,成為散步和緩跑的好去處。十幾道石橋,仍穩固地跨越山谷和溪澗,受保育者所關注和研究,並從殘留的倒虹吸管基座,分析出引水道的改道演變。至於從龍虎山環境教育中心至雅賓利配水庫的一段,已隨著干德道的興建而消失了,只餘下街道的英文名稱(Conduit Road)為這引水道保留歷史見證。(如對引水道有興趣,不妨看看創建香港網站的介紹。)

深涌荔枝莊遊 21/5/2021 - 天晴、有驟雨

深涌荔枝莊遊乘船到深涌,先嘗一輪驟雨,之後閒走深涌草坪,並探探荒廢了的天主堂和村校。之後上走蛇石坳,續接下走荔枝莊的水泥小徑。沿徑下降至荔枝莊,出海邊欣賞地質岩岸。賞罷循原路過村,經南山洞出白沙澳,再沿車路下走海下。

獅子山下八仙廟獅子山下八仙廟 17/5/2021 - 天晴

今年和八仙有點緣,先登八仙嶺,之後看了好幾次的八仙賀壽,今趟便走八仙徑上八仙廟,兼探寮海遺珠。續登獅子山頂,俯瞰九龍城市景色,然後下走望夫石,經紅梅谷出大圍。(後記:聞說八仙廟已收警告僭建,不知會否被清拆呢!)

短走青衣自然徑 12/5/2021 - 天陰

短走青衣自然徑踏進五月,天氣非常炎熱,令人不想走遠,於是來趟輕鬆短遊,走走一段青衣自然徑。青衣自然徑,其實包括了好幾段小徑,要一次過全走,得在青衣島西北的山野上上落落走,頗不順暢,今趟既是輕鬆遊,只走主徑。沿途可眺望汀九橋和青馬大橋,不過好幾處觀景點的視野都已被樹叢阻擋,只得走一段山徑至幾近山腳的開揚處,方可清楚地欣賞大橋景色。

流水龍山流水龍山 30/4/2021 - 天晴

小巧的流水響水塘,因之前乾塘而吸引不少遊人,但隨著雨季漸至,水塘再度注水,雖未至傳說的天空之鏡程度,但得到塘畔的青翠落羽松作襯托,景色倒也吸引。遊罷水塘,於簡便廁所後踏山徑,直上龍山。山徑明確,也不算崎嶇,只是不斷往上走,難免令人疲累,間中回望,可惜水塘被樹叢阻擋,難觀全貌。走至近山頂,在山徑兩旁可見昔日軍事設施,相信主要作監視之用。由山頂下降至舊軍車路,步至桔仔山坳,續走到山腳的Birdly Jeep Track路碑。除了這軍事路碑外,,原來在南華莆村附近也有另一塊路碑,刻著Tau Pass Jeep Track,並有清晰軍徽,相當難得。碑旁舊車路引向和合石山上,可惜中途為塌樹阻擋,因此沒有繼續探索了,至於Tau Pass是指甚麼,就不得而知了。探罷路碑,步往南華莆,順道欣賞村內崇真堂。

城門尋鉛礦 28/4/2021 - 天陰

城門尋鉛礦繼續閒遊,從大埔走林務車路至城門水塘,途經鉛礦凹和城門標本林。既稱為鉛礦凹,按道理應在附近曾有鉛礦開採活動,究竟鉛礦在那兒呢?按The Industrial History of Hong Kong Group的文章,鉛礦估計就在今天城門標本林一帶,可惜至今尚未找到痕跡,無法確證。不過Lead Mine早在1866年和神父的新安縣全圖中已被標示,相信在當時應有一定規模,至於和昔日鄰近的城門八村村民有否關連,就不得而知了。遊罷遊人罕至的標本林,走畔塘徑經新闢的拾翠坪觀景台,欣賞水塘景色,倒也不錯。走至城門主壩,順道下走塘畔,近看那刻字大石,又再猜想這刻字的由來和背後的意義。

轆牛下牛徑轆牛下牛徑 23/4/2021 - 天晴

踏足郊野之初,參考陳伯專輯,得出不少靈感,但其中一些前輩踏足的地方,倒一直未有機會探遊,荃錦坳附近的轆牛嶺就是其中之一。多年未嘗探,除因感覺此山頭叢林密布,無甚景致,登山亦不容易。最近發現登山山徑已開闢得明確闊落,於是來趟輕登,然後下走甲龍古道,接引水道走一段,經麻包嶺下牛徑村。按前輩描述,轆牛嶺上當時景觀開揚,可「乘休遠眺,腳下「錦田」近在咫尺,車聲轔轔,頗為繁旺,前望「上下清潭」水壩恍似橫拱天角長虹」,可惜現今已全被叢林包圍,但山頂脊上倒有幾處石堆,似作防衛之用,可惜近人加上堆砌藝術,破壞其原味道,至於石堆源由,恐怕難以考究了。下走甲龍古道,順道探探兩塊問路石,兩石皆提到深圳,足見古人走得多遠。走至麻包嶺,墓地四布,但其中有著名牛徑顯赫前人李漸鴻,其墓俯瞰家鄉,可守護後人呢。來到牛徑村,順道一探這位前人故居,看看其恩魁匾額。

閒遊鹿頸南涌 21/4/2021 - 天晴

閒遊鹿頸南涌不想太費勁,便來趟閒遊,從鹿頸輕登尤德亭,然後下走南涌,續步出沙頭角公路。鹿頸村仍保留著不少舊屋及宗祠,讓人感受身處寧靜鄉村的味道。至於村後山坡上的大瀝陂圳重築碑,上次經過時因已被樹叢掩蓋而無法接近,想不到今天又可輕易靠近,真是難得。至於南涌的關帝廟,仍在修建中,規模似乎不少,難怪工程已延續頗久,不知何日竣工。到了沙頭角公路,發現路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但內裡一片荒地,相當神秘呢。

太墩瞰美景太墩瞰美景 13/4/2021 - 天晴

閒來短遊,太墩總是不二之選,既來點登高,但行程可短,加上令人難忘的海灣群島美景,實在令人留連。最近聞說可能在太墩興建觀景台,但其實站在山頂,已有極佳景致,又何須再加任何人工設施呢。賞罷美景,朝北下山,接郊遊徑走至長山,下降至抗日紀念碑,並到山下的沙灘灣畔,欣賞潮退漸現的沙堤。

蚺蛇瞰四灣 11/4/2021 - 天晴

蚺蛇瞰四灣不經不覺已有近十年沒有登上蚺蛇尖,趁天氣尚算涼快,來趟重遊,感受險峻山勢,並欣賞大浪四灣景色。不知是記憶已淡,感覺上循大浪坳蚺蛇坳登山之途,並無昔日般艱苦,而且登山遊人頗多,山頂的一小片平地滿是休息的遊人,相當熱鬧。過米粉頂經東灣山腰下走東灣,續穿廢村至大浪,接麥徑經赤徑走至北潭凹,愉快地完成重遊。

屏風山尋石堆屏風山尋石堆 6/4/2021 - 天晴

凡郊野山頭上出現石砌堆,都令人聯想到昔日的墩台,而墩台這題目,難作考證,只不時為人所討論吧。今趟上屏風山,在山頂稍下的小山頭,正好有一人工砌成的石台,規模也不小,難免引人遐想,讓遊人增添點趣味。尋石之餘,也到屏風山西延的白燕岩(也有人說應是南山,和現今地圖所標示對掉)山嶺,俯瞰鶴藪水塘,景色也不錯。

再上馬鞍尋杜鵑 2/4/2021 - 天晴

再上馬鞍尋杜鵑幾星期前曾登馬鞍賞杜鵑,來到四月初,再登山看較遲開花的南華杜鵑。今趟直接走吊手岩主徑,登頂尋花,可惜今年花早開,大部份已開到尾聲。續登上牛押,然後過坳上馬鞍。可能賞杜鵑季節已過,山上遊人明顯比幾星期前少得多,山野也相對寧靜,不過下降至彎曲山時,又見熱鬧人群,昂平的草坪更滿是人群,速速下山為妙。